用爱发电🍧✨

人活着就为了几个字:松野十四松。
美强强强玩家。

赶着最后一班车……六子生日快乐!!!!!!永远爱你们!!!!啊!!!!

双向暗恋

*数字松
*双向暗恋
*好久以前看到的梗...试图赶个数字日末班车。...

↓↓↓💜💛↓↓↓

十四松突然获得了一个“超能力”。
他可以看到别人剩余的寿命,就在他们脑袋顶上,浅灰色的字体,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要不是十四松闲得无聊坐在路边发呆,那还发现不了呢!
第一次看到那一串数字的时候十四松还愣了一下,有点儿怀疑地盯着那儿直看,硬是把路人看的发悚,不约而同地绕过了他才罢,回家趴兄弟们脑袋上继续看。
兄弟们头上的数字很长一串,所以十四松并不担心,看来人渣意外地命长啊!
待到十四松大概搞明白那数字的意思之后,他第一瞬间去看了他心爱的棒球棒——那可是他用连续几天不玩小钢珠不去赌马省下来的钱买来的!
嗯…没有任何数字!
十四松有点儿悲伤,他抱着他的小棒球棒坐在庭院里生着闷气,兄弟们叫他去吃饭也不应。他认为即便是棒球棒也是有权利拥有寿命的!
就在十四松自顾自在那儿郁闷之时,一松悄无声息地来到他身边坐下了。
“…有什么心事吗?”
对方首先打破了沉静,低沉好听地声音从他嘴中发出,化为实质般直击十四松脑袋中的那根弦,给他来了个全垒打。
十四松被击的迷迷糊糊的,思绪也随着这声音逐渐漂远。他觉着自己身上被这太阳晒得有点燥热,恍惚间把卫衣袖子别了起来,露出了洁白的小臂,却依旧解不了这燥热。就再他想把卫衣也脱掉的时候,一松再次出声把他飘飞的思绪给拽了回来。
十四松还有点懵,他习惯性的抬头看了眼对方脑袋上的数字。夏日的阳光刺的他睁不开眼,待到好不容易才看清那串模糊的数字,却是给他当头一棒。
糟糕!!数字在飞快地减少!!!!
十四松猛的站了起来,把一松吓了一跳。他也不管什么棒球棒炎热的天气了,拽着一松就急飕飕地往外跑,他想,这种现象估计只有大裤衩博士可以解决了。
十四松的眼睛一直没离开过一松脑袋上的数字,可谁知道他的手刚拉上一松手没一会儿,那数字就开始以天为单位往下掉。
十四松有点慌,眼见那数字一直蹭蹭往下掉也不是办法,也不敢牵着一松手了,无措地在那儿站半天,最后才从嘴里挤出来一句话。
“一、一松哥你陪我一块去大裤衩博士那儿拿个东西吧!”
一松有点不明所以,但也不拒绝,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句就闷头往前走。十四松急忙跟在一松身后把他给拉回来。
“走错啦是那边!”
一松沉默了一瞬,连脑袋上疯狂掉落的数字也不动了,整个人都陷入了呆滞状态。过会儿又装作啥都没发生过似的加快脚步往回走,见十四松没跟上来又喊了一声。
十四松捂着肚子想笑又不敢笑,憋的脸都红了,最后没办法只有扭过头偷笑。
到了大裤衩博士那的时候,一松头上的数字掉落速度已经减缓到正常速度,十四松也放松了些许。大裤衩博士听了为他们说明了情况,十四松应该是误食了博士最新的研究成果,具体怎么误食的…这就不知道了。至于一松...还不至于死掉啦完全没问题!
听博士如此说道,十四松的一颗心也终于落了下来,趴一松肩膀上长呼一口气,一脸劫后余生的后怕,仿佛要死的是他一样。结果他刚一抬头就看到了一松急速掉落的数字。
“……这样真的没问题么!?!”
不过还好最后都恢复正常了。药效过去,十四松看不见人脑袋上的数字了,问题也完美解决,十四松心满意足地拽着一松从实验所里出去。
夏日的夕阳把他们的影子拖得极长,昏黄的光衬在他们脸上,镀上一层金黄色的光芒。
十四松哒哒哒地跑到一松前头,微弯着腰凑近一松,让袖子遮住自己半边脸,用猫眼盯着他的脸直瞧,把一松看得浑身不自在,只想直接跑开。
十四松看着他憋了半天,突然直起腰别过脑袋小声嘟囔着。他的声音很小,但一松还是灵敏地捕捉到了破碎的信息。
——“这么看一松哥更好看了诶。”
于是十四松刚一抬头就看到一松一副半死不死的模样,情绪突然高涨,即便是能力消失十四松也仿佛能看见那嗖嗖往下掉的数字..
十四松伸手使劲摇晃着一松的肩膀,试图把人给晃醒,谁料他的脸色更加苍白了。
“啊!!!十四松的大糟糕!!一松哥你没事儿吧!?!快醒醒啊!!!”
就这样,一松和十四松迷迷糊糊地回到了家。
第二天,一松惊奇地发现自己可以看到别人脑袋上的数字。
而每当自己跟十四松说话的时候,他脑袋上的数字就成倍地往下掉...

今天數字日xksknxowncirlqo!!!

[美强]码着玩玩

*桃花妖x将军
*临时保存
*剧情狗血爽文

初生的桃花妖略显生涩地站了起来,步伐蹒跚,一步步向着那人走去,虽走的歪七扭八,却也顺利到了那人面前。只见那妖睁着一双懵懂无知的大眼睛,怯生生地抬眼偷瞄面前人一眼,细弱的手指绕着衣角不停旋转,在上面留下一个个褶皱。
“将、将军……”
一声弱不可闻的呼喊打破了已久的平静。小桃花妖憋足了气,脸也被憋的通红,到头来也只憋出了这么一句。倒是花妖口中之人一派淡定自若的模样,虽心存疑惑,依旧是波澜不惊地点了点脑袋,轻轻回了句“嗯”。
小桃花妖眨巴眨巴亮晶晶的眼睛,扬起脑袋,微踮起脚并向前倾身,离那将军仅有数十厘米的距离。他仰着脑袋直盯那男子的眼睛,像是为了确保他能听见似的,小桃花妖又踮了踮脚,身体又靠近了数里。他说的极快且语调上扬,但咬字却异常清晰。
“将军,您看,我、我美么?”
将军虽对小孩本能地反感,但面对如此伶俐可爱的孩子也实在讨厌不起来。且作为一个将军必备的正直也容不得他无缘无故地讨厌一个无辜孩童。他想了许久,最终选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回答那孩子。
“很可爱。”
那边的桃花妖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正值摇摇晃晃坚持不住之际,他终于等到自己期待的答案。花妖强忍几下才将内心的狂喜压下去,他的耳廓通红,脸颊上浮现出一抹粉嫩。花妖娇羞地低下脑袋,嘴角是掩不住的笑意。只见他一双笑眼弯弯,嘟着粉唇娇滴滴道。
“那...等我成人之后,将军嫁于我可好?”
将军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这模样仅有八岁左右的童子,但一想到童言无忌一词也就释怀了。对于童言,他选择冷漠对待,从花妖身旁径直路过。刚才耽误的时间太多了,他还得赶着向当今帝王传达战报。
就在他上马的那一刻,从他身后传来一个兴奋又略显稚嫩的话语。
“那么说好了哟!我一定会潜心修炼,娶到将军的!”
将军不理会他,挥起马鞭驱使马跑起来。随着兵马渐行渐远,那孩子后面的话就听不太清了,不过将军也并不在意,毅然决然地选择挥动鞭子加快速度感到都城。
出乎预料的是,在几年后的都城,将军又一次遇到了那个孩子。那时早已物是人非——将军战功累累,被当今皇帝所忌惮,随便编了个理由贬到边疆地区,成为了一介挂名将军。
那天正是春花烂漫时,将军在自家后院舞剑,汗水湿透了衣裳,薄薄的内衣被浸透,紧贴在蜜色的皮肤上。院里的桃花开的正旺,香味充斥着整个庭院。
刀光剑影间,将军眼尖地瞥到一抹桃红色的身影,还未等他反应过来,下一秒就跌入一个并不算宽厚的怀抱,手腕被紧紧缚住,想要挣脱却挣不开,浑身瘫软直往人身上倒,鼻尖满是那甜腻的桃花香。将军迷糊间去看那罪魁祸首,入目的是人飘逸的青丝。
“将军,我来娶你了。”

无法触碰的那人

*第三人称一松视角
*数字松114
*微量paka松
*意识流ooc

↓↓↓💜💛↓↓↓

  十四松不见了。
  很莫名地,突然之间就消失了,好像从未存在在这个世上过。
  刚开始时,大家还以为是他跑出去打棒球了,也都没怎么注意。再到后来,一天,两天,三天...直至现在,他都没再出现过。这个时候,一松才意识到,十四松是真的“消失”了。一松一直在等待,等兄弟们发觉十四松不见了。可一直到一个星期后,也没有一个人发觉。
  在一松俞发疑惑之后,终于忍不住,去询问自己的兄弟们,去问他们有没有在其他地方见到过十四松。性格不一的兄弟们,给出的结果却意外的统一——他们都一致反问着。
  诶?十四松是谁啊?
  一松慌了。他从未像这样慌张过,即便是超级喵不见了也没有。几番权宜之下,他去十四松经常练习棒球的地方等着那人的归来,可是直到太阳落山,夜幕降临,一松也没有见到那个充满着朝气的身影。
  或许他已经回家了呢。
  一松这样安慰着自己。寒风将至,海浪一波又一波地冲撞着不大沙滩。一松裹紧了身上的卫衣,发出嗤笑声。
     什么嘛。啧。
    港口边总是寒冷的。无奈之下,一松只好带着满心的怨气,低垂着脑袋,在清冷月光的陪伴下向家中走去。推开门,环视一周,家里依旧是那副模样,最爱的兄弟们也都还在。不过天气绅士越来越冷了,真是的,自己为什么要出去啊...心中小小地谴责天气的寒冷,却又猛然发现自己竟差点也将那人遗忘。
  一松痛苦地捂住自己脑袋,他惊觉那人的面容在自己脑袋里越发模糊,明明是面容一样的兄弟,却只能靠照镜子才能想起他的容貌。就连他的名字也是反复念叨才堪堪记住。
    想到这里,一松出了一身冷汗,他跌跌撞撞地跑到客厅,想要去问爸爸妈妈。爸爸妈妈一定会记得的,一定的,毕竟十四松也是他们的孩子啊!
    可惜结果却不那么理想。刚一说完,爸爸妈妈思考会儿,直盯着一松看。妈妈迟疑地伸出手,去试探一松额头的温度。
  这孩子…没发烧吧?
  一松站在原地愣了好大一会儿,低着脑袋,咬紧牙关,紧攥的双拳直发抖,直到父亲担心地出声询问,一松才反应过来,淡淡的回了句没事儿。
  他并不想放弃寻找。
    可当一松问遍所有人都毫无结果时,他也开始质疑自己。他想着,十四松是否只是自己臆想出的人物呢?只是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就被一松立即否决了。一松有些后怕。
  一松对十四松的遗忘日益增多。直到有一天,一松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人,死活想不起名字来,唯一记得的,是一道模糊至极的明黄色身影。
  这天兄弟们难得的早睡了,可一松却陷入了失眠当中。他在黑夜中辗转反侧许久,试了无数办法,仍是无法入睡——他的耳边一直传来陌生而又模糊的声音,这导致他在数羊的时候总会从羊嘴里蹦出奇怪的声响。就在一个黄色的小羊跳过栏杆正要发出声音时,一松实在受不了了。他索性翻了个身从床上坐了起来,蹑手蹑脚地从兄弟们的身旁走过,打开窗户,向屋顶走去。
    谁料,刚爬上屋顶就看到一个穿着明黄色卫衣的小人儿,面孔极其熟悉。
    这简直就跟…自己的一模一样。
  一松颤抖着身体,揉了揉眼睛,半张着嘴巴不知该做什么。张了张嘴挣扎着想从喉咙里挤出一丝声响,发出的却只有沙哑的“啊”声。
    面前那人一直保持着大张着嘴巴笑着的状态,就好似他生来就只有这一个表情似的。慢慢的,他合上了大张的嘴巴,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他的眉毛皱起,可他的嘴角却是上扬。一松看见他的嘴巴张张合合,可耳边却只有寒风的呼啸声。他凑近了些,想要听清那个人在说什么。
    一松向前跨了一步,那人向后退了一步。就在一松刚要再靠近些时,一个温暖的怀抱将他裹在了怀里。突如其来的温暖让一松打了个冷颤。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竟站在屋檐的边缘,还差一步就坠入房底。
     一松!!你要干什么!?
  是小松。
    扭过脑袋去看声音的发出者,却被小松的胳膊死死锢住。不远处的窗户大开着,阵阵冷风向屋内刮去,把窗户吹得“噼里啪啦”作响。
  不、小松哥,我只是有点失眠。
  不着痕迹地从小松怀里挣脱出来,向他做着解释。闻言,小松像是松了一大口气,整个人瞬间瘫软下来,嘴里直呼“吓死人了”。一松将小松推攘着送入房内,再扭头看去,屋顶哪里有人影。摇了摇脑袋只当这是幻觉,在小松地催促声中进入房内,将窗户牢牢地锁上。
  很神奇的是,这回一松很快就有了困意,在半睡半醒,一松耳边又出现那奇怪的说话声,只不过这一回他听的异常清晰,近在耳边。他强忍着困意仔细辨别,发现那个声音一直都在重复一句话——

              “一松哥,救救我…”

[初心组]勿忘初心

*布利x迟暮
*互攻无差
*一个平行世界,非正统

“我该回去了。”
墙壁上的钟表刚过零点,我就立马端起手中的咖啡一饮而尽,又把咖啡杯重重放下,摇摇晃晃地站起了身,却又因重心不稳,差点摔个狗啃泥。 咖啡厅的服务员怪异地看了我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稍过几秒,在他们的推攘下,终于选出了个并不算强壮的男孩出来与我交涉。我瞥了他一眼,默不作声地站稳身形。
那个男孩略带嫌恶的看了我一眼,把结账板松松地揽在怀里,提笔写下清单,言语行为中处处透露着不屑。
一共六元。一杯咖啡的价格。
我找遍全身上下的衣兜,余光瞥到那群服务员看着我这个方向小声的议论——也是,谁会在半夜十点来咖啡厅里坐两个小时,还只点了杯最便宜的咖啡呢。幸运的是,我终于找到了最后一枚五毛,凑够了六元。
把那最后的五毛向上朝空中一抛,划出了一道漂亮的弧线,稳稳地砸在了服务员的脑袋上。在这一刻,我是多么地希望砸在他脑袋上的是一块巨石。恶劣地在脑袋里过了上百种他死亡的场面,面上却是一副慌张惊恐的表情。
就在毫无歉意的道歉中,钟表的指针走过了半点。推开店门,踏入寒风之中,A城的冬天总是这么寒冷。每逢这时,我和布利都会窝在家里亲亲我我,翻云覆雨。但现在…我抽了抽鼻子,发出一声闷哼——有一片雪花落在了我的鼻尖上。这稀薄的小雪不由让我想起了我与布利的第一次对话。
那天与今天是如此的相似,唯一不同的是,我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布利。他坐在台阶上,右手拿着一瓶酒,正往嘴里倒,颇有些流浪侠士的味道在里头。我原本被雪噼里啪啦砸到发懵的脑袋又懵了几圈,我分不清东南西北,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我的眼里只有他。
鬼使神差下我站到了他的身前,俯视着他,我的影子笼罩住他的身体,我幻想着是我正在拥抱他。布利把喝完的酒瓶扔到一边,抬起脑袋,睁着一双略带醉意的眼眸,盯着我看了好久。正在我被盯的小鹿乱跳的时候,他开口了,语气坚定却又因尾音上扬使得我分不清他是肯定句还是问句,他对我说。
“迟暮。”
我认为,这是我这辈子听过最美妙的声音了。我愣了许久,才强压下内心的澎湃,我的手一直在颤抖,耳鸣袭击了我的脑袋,舌头也脱离了我的控制,像是个重见天日的囚犯,撒欢似的自顾自活动。我听见我用平淡的音调回复他。
“是我。”
——其实我大可在他心中留下更好的印象。我懊悔的揉乱一头秀发,暗自埋怨着当时的自己脑子不清楚,却又不得不承认那的确很令人头懵眼花。
之后的事情发展远比我想象的要快——我们由两个互不相干的陌生人,迅速地成为了稍微熟悉的同学,再到后来,我们的关系越发深厚,而我对他的爱意日益渐增。
而使我们关系真正发生变化的,是在一个情人节。 那天我同往常一样在放学之后跑到校门口与他会面。与往常不一样的是,我看见他正蹲在一旁的花丛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一从鲜艳的花骨朵,许久,正在我准备上前叫住他时,布利从那一团花中拽掉了几支,小心翼翼地放在衣兜里。他一回头,与我四目相对,我只得装作什么都没看到,故作轻松地大步往前去。 “今天是情人节。” “…嗯。”今天的他好像有点不对劲。 “要一起去吃个饭么?” “…好。”何止有点,是真的不对劲。 我们来到了一家西餐厅,他坐在我的对面,神色慌张,我犹豫许久,最终决定开口问他。 “那个…” “那个…” 抬头飞快地看了布利一眼,没想到他也在看我,手里拿的是刚拔的那朵无辜小花儿,尴尬地朝他扬起一抹笑,还不等他的开口,自个儿就抢先一步。 “诶、这朵花还怪好看的…是要送给…心仪的人么?” 话虽到此,面上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但鬼知道我心中是如何的汹涌澎湃。——我听见他轻轻地答了声“嗯”。 但没想到的是,他紧接着又追加了一句,一句令我瞬间欢脱起来的话。他看着我的眼睛,笑眼弯弯,脸颊上带着一抹粉红。 “是送给你的。” 我呆愣愣地看着眼前之人,他是那么的光彩四溢,他是那么的美好,而就是这样一个完美的人,这样一个让我朝思暮想的人,竟然向我告白了!!我伸出手颤颤巍巍的接过那朵小花——其实我更喜欢称呼它为…定情信物。柔软的花茎紧贴着我黏腻的手心,透过那细弱的花骨朵,我看到里头满满炽热的爱意。 我越过桌子俯身向前,在布利唇上落下一吻。 “我没有什么好东西可给你的,不如,把我送给你怎样?” 一直到现在,我还保留着那朵小花。它被做成了标本,被我锁在了黑匣子里,永远地珍藏。 鹅毛般的雪花自天而降,街道上没有一个行人,只剩下我一人与这暗淡的月光为伴。雪越来越大了。我不紧裹紧了自己身上薄薄的秋衣。 前方不到一百米就是我们的家了,从窗户上透过丝丝桔黄色的灯光,与清冷的月光柔和在一起,撒在我身上。 我还记得几年前,我和布利在那间房子里过着如何美好的生活,如何共同幻想着未来。直到布利父亲出现之前,我们是那样的愉快。说实话,我并不喜欢他的父亲,尽管那是我的岳父,是我的丈人,是我在法律上理应当照顾与尊敬的人。但我依旧认为,他根本不配做布利的父亲。 上了楼,在门前犹豫了好大会儿,直到老旧的走廊灯发出 “呲——”的一声熄灭了才下定决心。就着月光把自己好好整理了一番,理顺一头乱发,将一身的风寒拍掉,内心却是止不住的害怕。轻敲门面,发出清脆的“咚咚”声。
万一…布利已经搬家了怎么办?
迟疑之下,眼前那门缓慢开启,首先入目的是一个与自己极其相像的人——并不是说容貌,而是指…感觉。
我并没有出声,那人不确定地直盯着我看,带着些睡意的朦胧,语调上扬,话语间满是不确定。他问。
“迟暮?”
闻言,我只是默不作声,只是与他对视。我的身体被冻僵了,但我的手却一直在止不住地抖。我听见我用颤抖的音调回复他。
“是我。”
他懵的打开门把我扑倒在地,我的脑袋磕在冰冷而坚硬的水泥地上,可我却全然不在乎,时隔多年,我终于又见到了我朝思暮想的人。他把我紧紧搂住,几欲让我产生错觉,错以为他是要勒死我。隔着衣料,我感受到了他滚烫的血液,强而有力的心跳。我的眼眶有泪水在打转,与此同时,我也感觉到我肩膀上一片濡湿。布利把脑袋深深地埋在我肩窝里,过了许久——又或是只过了几分钟。他闷声道。
你回来了。
稍微熟悉的同学,再到后来,我们的关系越发深厚,而我对他的爱意日益渐增。
而试一下我们关系真正发生变化的,是在一个情人节。
那天我同往常一样在放学之后跑到校门口与他会面。与往常不一样的是,我看见他正蹲在一旁的花丛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一从鲜艳的花骨朵,许久,正在我准备上前叫住他时,布利从那一团花中拽掉了几支,小心翼翼地放在衣兜里。他一回头,与我四目相对,我只得装作什么都没看到,故作轻松地大步往前去。
“今天是情人节。”
“…嗯。”今天的他好像有点不对劲。
“要一起去吃个饭么?”
“…好。”何止有点,是真的不对劲。
我们来到了一家西餐厅,他坐在我的对面,神色慌张,我犹豫许久,最终决定开口问他。
“那个…”
“那个…”
抬头飞快地看了布利一眼,没想到他也在看我,手里拿的是刚拔的那朵无辜小花儿,尴尬地朝他扬起一抹笑,还不等他的开口,自个儿就抢先一步。
“诶、这朵花还怪好看的…是要送给…心仪的人么?”
话虽到此,面上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但鬼知道我心中是如何的汹涌澎湃。——我听见他轻轻地答了声“嗯”。
但没想到的是,他紧接着又追加了一句,一句令我瞬间欢脱起来的话。他看着我的眼睛,笑眼弯弯,脸颊上带着一抹粉红。
“是送给你的。”
我呆愣愣地看着眼前之人,他是那么的光彩四溢,他是那么的美好,而就是这样一个完美的人,这样一个让我朝思暮想的人,竟然向我告白了!!我伸出手颤颤巍巍的接过那朵小花——其实我更喜欢称呼它为…定情信物。柔软的花茎紧贴着我黏腻的手心,透过那细弱的花骨朵,我看到里头满满炽热的爱意。
我越过桌子俯身向前,在布利唇上落下一吻。
“我没有什么好东西可给你的,不如,把我送给你怎样?”
一直到现在,我还保留着那朵小花。它被做成了标本,被我锁在了黑匣子里,永远地珍藏。
鹅毛般的雪花自天而降,街道上没有一个行人,只剩下我一人与这暗淡的月光为伴。雪越来越大了。我不紧裹紧了自己身上薄薄的秋衣。
前方不到一百米就是我们的家了,从窗户上透过丝丝桔黄色的灯光,与清冷的月光柔和在一起,撒在我身上。
我还记得几年前,我和布利在那间房子里过着如何美好的生活,如何共同幻想着未来。直到布利父亲出现之前,我们是那样的愉快。说实话,我并不喜欢他的父亲,尽管那是我的岳父,是我的丈人,是我在法律上理应当照顾与尊敬的人。但我依旧认为,他根本不配做布利的父亲。
上了楼,在门前犹豫了好大会儿,直到老久的走廊灯发出“呲——”的一声熄灭了才下定决心。就着月光把自己好好整理了一番,理顺一头乱发,将一身的风寒拍掉,内心却是止不住的害怕。轻敲门面,发出清脆的“咚咚”声。
万一…布利已经搬家了怎么办?
迟疑之下,眼前那门缓慢开启,首先入目的是一个与自己极其相像的人——并不是说容貌,而是指…感觉。
我并没有出声,那人不确定地直盯着我看,带着些睡意的朦胧,语调上扬,话语间满是不确定。他问。
“迟暮?”
闻言,我只是默不作声,只是与他对视。我的身体被冻僵了,但我的手却一直在止不住地抖。我听见我用颤抖的音调回复他。
“…是我。”
他懵的打开门把我扑倒在地,我的脑袋磕在冰冷而坚硬的水泥地上,可我却全然不在乎,时隔多年,我终于又见到了我朝思暮想的人。他把我紧紧搂住,几欲让我产生错觉,错以为他是要勒死我。隔着衣料,我感受到了他滚烫的血液,强而有力的心跳。我的眼眶有泪水在打转,与此同时,我也感觉到我肩膀上一片濡湿。布利把脑袋深深地埋在我肩窝里,过了许久——又或是只过了几分钟。他闷声道。
你终于回来了。

情书

*一松单向暗恋

↓↓↓💜💛↓↓↓

最近十四松收到了一封带有粉红色爱心的书信,里面有着用一种十分秀气的笔触所写出的“我喜欢你”之类的话语,还带着些小女生们特有的羞涩感。
或许我们可以称这封似乎还隐约飘着些许芳香的书信为,情书。
十四松竟然是六胞胎中第一个收到情书的人。
对此,十四松的其他几个兄弟们都表示难以置信。
而此时此刻的十四松却是纠结极了。
从没有收到过情书的他有些不知所措,他完全不知道要如何回复这个女孩儿。
“哦对了!去问托蒂好了!”
十四松仿佛茅塞顿开,屁颠屁颠地奔去找椴松了。
“诶——?抱歉抱歉,这个……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呢。”
只见椴松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
“诶?好吧,谢谢你了托蒂!”
十四松不免又纠结了一番,连托蒂也不知道要如何回复,这可怎么只好呢。
“啊,对了!或许可以去问问一松哥哥!”
于是十四松便又屁颠屁颠地跑到了一松经常去的地方。果不其然,在哪里,他看到了不知正在想些什么的一松。
“呐呐,一松哥哥,你说,我要如何回复这个女孩儿好呢?”
十四松憋的脸颊通红,带着些纠结的语气坐到正在发呆的一松身旁,问道。
这毕竟也是他第一次收到情书之类的东西,十四松觉得自己的脸快要烫死了。
“啊。你来了么?这个,抱歉,不知道呢。”一松抬眼看了眼十四松,怔了一下,似是没有想到十四松竟会主动来找自己似的。继而他又重新低下了脑袋。
十四松有些失落,“诶?果然还是没办法么……。”
一松小声的“啧。”了一声,继而又伸手去揉了揉十四松蓬软的头发,道。
“要来一起逗猫么?”
“诶?好啊!一起去逗猫咯!我去拿猫粮!”
说着,便把书信小心地放置在了榻榻米上,站起身,迈着欢实的步伐跑去客厅寻找猫粮了。
待到一松确认十四松确实走远了之后,有些厌烦地看向了被那人小心放置在榻榻米上的书信。
“切。”
一松站起身来,向着书信的方向走去,皱着眉拾起它,看了眼书信上的署名。
“真是的,这又是哪个讨厌的家伙啊。”
说罢便发泄似的将它狠狠向地板扔去。
“一——松——哥——哥——!我已经收拾好了哦!”
“哦,好的,我马上去——。”
一松看着被扔在地面上的书信和上面的那颗粉红的爱心,心中不免又升起些许烦躁来。
这使他又有一股冲动,那股冲动在一松的脑海里叫嚣着:“撕碎它!撕碎它!”
他有些头痛地挠了挠自己的头发。
“一——松——哥——哥——?”
“马上就去了——。”
一松终究还是冷静了下来,他将书信重新放回了原位,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嘛……。”
他朝着门口的方向走了过去,十四松还在那里等着他。
“呐,十四松,那封信,你准备怎么处理呢?”
一松看着正在玄关处等待的十四松,终究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诶——?是在说今天的那封信么?虽然很抱歉,但还是拒绝她好了。毕竟——我最喜欢的果然还是哥哥了啊——!!”
听到这里,一松正在换鞋的动作不禁顿了顿,嘴角以一种不可察的角度向上扬了一下。
“嗯,换好了。我们出发吧。”
“好诶——!!”